招 / 商 / 热 / 线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故事 > 正文

酒鬼老爸

发自 : 浏览次数 : 发布时间 : 2014-08-08

  在我的印象中,妈从来没叫过爸的名字,妈对爸有个专属的称呼—老晕子。爸一生与酒为友,他饮酒的时间比我的记忆还长。
  爸64岁了,年轻的时候当过兵,复员后务过农,后来在砖窑厂、石灰厂当过会计,人到中年时,老爸又发奋自学法律,至今做着法律工作。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爸的身体不再像年轻时那么健朗,很多习惯、爱好比如收集简报,读书,抽烟都慢慢淡出了他的生活,现在唯一没有绝交的,恐怕只有酒了。
  我至今仍记得,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孩子又多,爸喝的酒是村上小卖铺里卖的一块八一瓶的兰陵二曲,抽的烟是两毛钱一包的红梅牌香烟。我和弟弟过几天就去小卖铺买一次,当时我们还给兰陵二曲取了个名字,叫“兰二”。爸每天都喝上几两“兰二”,他喝酒的时候,菜肴很简单,凉拌小菜、小咸菜,甚至三颗葱、两支辣椒都可以成为他的下酒菜,各种不同滋味的辣混在一起,旁人看来难以下咽的东西,爸却品得有滋有味,好酒之人在饮酒时的讲究与不讲究,真让人难以琢磨。
  平时,爸是一个寡言的人,而一旦到了酒桌上,他就变得健谈起来。因为喜欢饮酒,爸在村里、在工作中都结交了不少朋友,有几个还成了一辈子的好友。在农村,每到雨雪天气,男人们不能下地干活,就好邀上三五个聊得拢的朋友喝起小酒来,只要爸在家,我家就是小酒局的常设场地,所以,即使在不能下地的阴雨天,妈也不得清闲,总是忙前忙后伺候着爸的小酒局。过节时更是如此,每年的中秋夜和除夕夜,晚饭后,妈就开始为爸准备即将开始的酒局,煎炸炒拌,妈忙活得差不多了,爸的酒友们或掂着一瓶酒,或掂着一盘菜,陆陆续续也到齐了,爸就拿出他存了一年的好酒跟大家轮番品尝。遇到识酒的人,对酒做出既高又准的评价时,是他们这些好酒的人最开心的时候,也是酒局的高潮时段。
  随着家里条件慢慢变好,我和弟弟们毕业后有了工作,爸早就告别的饮酒的“兰二”时代,不但自己独酌时的酒上了档次,他的酒柜里更有多种地方名酒、国家名酒,像90年代的茅台,西凤酒,老郎酒,还有家乡的心酒等等,这都是他存了好多年不舍得喝的酒。
  自从我来到PC蛋蛋pc蛋蛋网酒业工作,爸基本上在家只喝一种酒,就是PC蛋蛋pc蛋蛋网的佳酿50,从七年前第一次喝,到现在几乎没断过。每次回家,给爸带上两桶佳酿50,是他最开心的事,他到我这里来,最想要的东西也是佳酿50。爸说,喝了一辈子酒,度数低的,已经喝不出什么味道了,这个50度的佳酿酒,度数正好,而且有一股浓浓的酒香味,喝下去还很舒服。这些年,对爸来说,佳酿就是最称他心意的好酒了。
  有一次,爸拿出他的得意好酒佳酿请到家里串门的人品尝,那人喝完一小杯就走了,硬没品出是好酒来,更不会说几句褒扬的话了。爸悻悻然生闷气,说遇到不懂酒的人,真是浪费了他的好酒。
  爸就是这样,一辈子和酒交上了朋友,即使因心脏病被医生下了禁酒令,他也没和佳酿50绝交。爸说,喝酒几十年,身体已经适应了酒的味道,一旦切断了与酒的链接,身体反而会不适。每天2两佳酿50,爸就这样开心、安静地喝着他的小酒。
  爸一生好酒,年轻时也曾酩酊大醉,也曾鸡飞狗跳,随着孩子大了,他也老了,现在,他和酒处成了君子之交,淡,而不寡味。他开始了“品”酒,品酌着小酒,也品酌着对儿女的想念,回味着悠悠过往岁月,也回味着人生四季风景。